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金融要闻

“十三五”金融改革开放交出亮眼答卷

  金融是现代经济的核心。回眸“十三五”,多个部门不断推进金融服务实体经济、防控金融风险、深化金融开放等工作,为经济社会平稳健康发展奠定坚实基础。

  五年来,我国金融体系对实体经济、尤其是对小微等重点领域的支持质效俱升;五年来,金融监管部门牢牢把握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主线,加速补齐监管短板筑牢“安全网”;五年来,数十条相关举措先后推出,更加开放的金融体系加速成型。

  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质效提升

  数据显示,“十三五”期间,我国金融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进一步加大。信贷规模合理增长,直接融资比例也显著增加。

  截至2020年8月末,我国社会融资规模存量为276.74万亿元;我国人民币贷款余额为167.5万亿元,较2015年末增长78.2%;2020年8月末,中国债券市场债券余额达112万亿元人民币,为全球第二大债券市场,我国债券净融资规模占社会融资总规模的比重,由五年前的24.1%跃升至36.2%;目前我国沪深两市已经有超过4000家上市公司,A股市值规模全球第二。

  金融体系对中小微企业、绿色环保等重点领域的支持力度也显著提升。截至2020年7月底,普惠小微贷款余额13.7万亿元,连续5个月创有统计以来新高。银保监会的数据显示,2019年末,我国四家大行小微企业贷款余额6.45万亿元,其中单户授信1000万以下的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余额2.44万亿元,近两年平均增速达42%。央行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上半年,我国绿色信贷余额超过11万亿元,位居世界第一。绿色债券的存量规模1.2万亿元,位居世界第二。

  越来越多金融“活水”流入实体经济的背后正是货币政策传导机制的不断畅通以及金融监管部门的政策引导。

  “近年来,人民银行注重用改革的办法以市场化方式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通过构建‘三档两优’存款准备金框架、支持银行发行永续债、推进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改革等多项措施,积极缓解银行货币创造面临的流动性、资本、利率‘三大约束’。同时,更好发挥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的定向引导作用,完善市场化激励约束机制,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对制造业、中小微企业和民营企业的信贷支持力度。”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日前撰文指出。

  金融防风险“安全网”持续加固

  治理“影子银行”并出台资管新规及其配套细则、处置高风险金融机构、规范互联网金融发展……在“十三五”期间,面对复杂多变的内外部环境,金融监管部门在推动提升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质效的同时,也牢牢把握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主线,“排雷”“布防”双管齐下,加速构筑防范风险安全网。

  目前,已暴露的风险得到有力遏制,重点风险化解成效显著。银保监会最新数据显示,目前银行拨备余额达6.5万亿元,拨备覆盖率176.5%,具备较强的信用风险抵御能力。影子银行规模大幅缩减,2017年来累计压缩交叉金融类高风险资产约16万亿元。不良贷款风险持续化解,3年时间银行业共处置不良贷款5.8万亿元,超过之前8年处置额总和。

  此外,金融监管政策补短板也取得明显进展。据银保监会数据,“十三五”期间金融监管部门相继出台了《商业银行股权管理暂行办法》《保险公司关联交易管理办法》《银行保险机构公司治理监管评估办法(试行)》等一系列规制文件,目前银行业保险业公司治理监管规制已达50余项。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表示,我国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工作做到了“慢撒气、软着陆”。“慢撒气”是指化解金融风险政策措施和进程适度、有序,“软着陆”是指在拆解风险的同时兼顾整个金融体系的稳定发展。当前我国金融领域的短期问题已经部分得到治理,今后需要通过长期的制度建设来巩固前期治理效果,瞄准监管不协调、监管真空等问题,为防风险提供更加持久稳固的保障。

  金融全方位开放加速推进

  “十三五”期间,我国金融开放进程明显加快,特别是2018年以来,金融监管部门先后推出超50条开放措施,大幅扩大各类外资金融机构业务范围,不断深化境内外资本市场互联互通,更加开放的金融体系加速成型。

  金融业开放方面,2018年我国宣布将合资证券、基金和期货公司的外资投资比例限制放宽至51%,三年后不再设限。2019年7月,将原定的2021年取消证券、期货、寿险公司外资股比限制提前至2020年。目前,我国银行、证券、基金管理、期货、人身险等领域外资股比限制已完全取消,企业征信、信用评级、支付等领域已给予外资国民待遇。

  “我国金融业对外开放速度大大加快,深度不断加深,涵盖金融各个子领域,金融基础设施开放也在有条不紊地进行。随着负面清单基本清零,我国金融业全方位对外开放格局初步形成。”招联金融首席研究员董希淼说。

  金融市场开放方面,中国债券市场陆续纳入彭博巴克莱全球综合指数、摩根大通旗舰指数,富时罗素主要指数也明确了将中国债券纳入的时间表。同时,境外主体持续大手笔增配中国股票、债券,自2018年12月以来,外资已连续21个月增持我国债券。截至2020年上半年,国际机构配置人民币资产已达6.4万亿元。中国人民银行有关部门负责人此前表示,中国金融市场的开放是渐进有序的,债券市场开放也不断深化,并正在从“管道”式开放迈入“全面性”的新阶段。我们现在更多地倾听市场主体的声音,进一步将制度规则与国际接轨,为其营造更为便利的投资环境。

  董希淼表示,对外开放水平提高将推动我国金融业经营理念、管理方式改善,进一步改善金融发展质量和效率,从而提升金融市场活力和竞争力。

  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也表示,在“引进来”的同时,我国金融业也在加快“走出去”,形成了双向的开放格局。中国资本积极参与国际市场竞争,使我国经济与世界经济发展更加融合,国际影响力不断提升。